尚湖镇,那一片充满希望的热土

发布时间:2012-01-17     作者:admin

“我看尚湖新风貌”征文       
                              尚湖镇,那一片充满希望的热土
                                               曹家俊
 
    我跟尚湖镇说没关系也真没关系,因为我没有在那里生活过;但要说有关系也真的有一点关系,因为四十多年前,妻子就是在冶塘那里插队务农的,不但妻子,连她的好婆、父亲,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几乎全家人都下放到那里当过农民。现在妻子回忆起来,那小小的村落、破旧的草屋、狭窄的田埂、古旧的小桥,还有那曾经滴过汗水的田地、曾经洗过衣裳的小河、曾经朝夕相处的乡亲……一切恍如昨日,又是那么遥远。我也听岳父说起过他在那里时的一些往事,但大多是听过就忘却,只有一件事,听了后印象深刻。他说,他下放的那个生产队旁边有一条桥,是用几根毛竹捆在一起架在河上,每次经过这条又窄又险的竹桥,总是提心吊胆,高度紧张,尤其是碰到风雨天,更是如履薄冰,胆颤心惊,不知有多少次,无奈之下,只好在桥上爬过,每过一次都如同过一次鬼门关。
    其实我本人也有过与尚湖镇的近距离接触,甚至投入过她的怀抱。记得我第一次走进现在的尚湖镇境域,还是四十多年前。一个隆冬季节,我乘小船去练塘,印象中经过一个湖荡,人坐在小船里,船舷两旁的水草触手可及,就像是无数游动的水蛇纠缠在一起,给人深不可测的恐怖感觉。我问这是什么地方,同船的人说,大概是“南湖荡”。我刚把手伸到水里想感受一下湖水的抚摸,立即有人吓唬我:“当心点,水里有血吸虫!”吓得我手一哆嗦,连忙缩回。于是,那一片叫南湖荡的水面在我的印象中就与“血吸虫病”联系在一起。
    上世纪80年代,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才有机会去了解尚湖镇那片土地,那时还没有尚湖镇,而是现在的尚湖镇所包括的练塘、冶塘和王庄三镇。隔一段时间去,都能明显地感受到那里悄悄发生的变化,这种变化,在90 年代得到了提速,进入了21世纪,更是日新月异。直观感觉,农民的住宅不断升级,茅草房不见了,低矮的老式农宅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设计新型的砖瓦房、气派的楼房甚至还有独院小别墅;公路纵横交叉,不仅高等级的苏虞张公路贯境而过,一些交通闭塞的“弯杀兜”也通了公路,人们出行,由步行到骑自行车,又很快升级到摩托车,而一些先富起来的农民企业家、生意人,则成了第一批小汽车的拥有者;公交车也通到了镇中心,人们上上下下十分方便; 集镇和村庄的范围在不断扩大,原来长庄稼的田野里建起了一幢幢厂房,进入机声隆隆的车间,看到那些一向与黄土地打交道的庄稼人转换身份变为工厂的职工,熟练地驾驭着运转的机器;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几个中心镇的变化,新辟的街道店铺商场林立,新建的住宅区整齐漂亮,各所高标准建设的学校焕然一新,文化活动中心吸引了人们去娱乐,去阅  读……一切都充满了浓浓的时代气息,一切都证明着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富足,这在几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二十几年前,我到过王庄的江南仪表厂,听厂长袁勤生娓娓介绍企业的经营管理,就是在他的工厂里,第一次听到了“以人为本”这个新名词。这位农民企业家,着书立说,上大学讲台讲课,使人对“农民”两字刮目相看。我曾经采访过时任王庄镇副镇长的张正明,他带我们去看他管理的花木基地,侃侃而谈他的美好设想,使我这个林业门外汉眼界大开,不禁肃然起敬。后来他就任虞山林场的一把手,与他擅长花木林业多种经营不无关系吧。有一次,我跟政协文史委的同志去看重建的王庄迎阳桥,重焕生机的石桥沐浴在夏日的阳光里,站在桥顶上,我望着与城市几乎没有差别的王庄镇区,不由得产生了联想:这座获得新生的迎阳桥不正是改革开放中的王庄镇旧貌换新颜的一个缩影?
    我曾经参观过民营纺织企业紫荆花工厂,虽是走马观花,却也使我对现代化的纺织工业有了新的认识。我在视察尚湖镇下属社区的卫生所时,不由得联想到解放前南湖荡血吸虫病横行的悲惨历史,如今,镇有中心医院,村有卫生室,人民的卫生保健有了可靠的保障。我曾数次与尚湖镇王庄社区的负责人袁小弟接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兰花艺术团的芬芳气息,每次在家播放他相赠的演出光盘,欣赏着那一出出反映现实生活的小剧时,仿佛坐在剧场里,与台上台下的观众一起笑,一起恨,一起感染,一同领会。
前年我有机会去尚湖镇,一位镇领导带我们去看老镇旁边正在建设中的新镇区,站在那打桩机高矗、到处是管道和脚手架的工地上,他充满信心地讲述着尚湖镇的未来发展,我们望着刚刚落成的文化中心建筑,听他如数家珍一一介绍几年里尚湖镇的发展成就,他的言语里充满了自豪,竟使我们这些听的人也有热血沸腾的感觉。
当我把目光投向今日的尚湖镇,不禁浮想联翩。
    昔日的尚湖镇,是片英勇的土地。清末民初,反抗封建压迫剥削的“千人会” 起义就在这里爆发,起义领袖周天宝的英勇事迹彪炳史册;大革命时期,红军在这里发动农民暴动,英勇就义的宋瘦竹革命精神永垂不朽;抗战时期,中共在这里建立虞西抗日游击根据地,领导人民群众与日伪顽进行坚决的斗争。今天的尚湖镇,则是片充满生机的土地。去年它的地区生产总值已接近70亿,今年它会更上一层楼;过去,这里只有“王庄西瓜”闻名远近,如今,王庄西瓜依然兴旺,但新出现的常兴丰产方高标准农田、生态观光农业、设施蔬菜等,成为农业生产的新兴项目;从前,这里没有一家像样的工厂,现在,销售收入超过千万元的规模企业就有180多家,还有外资企业的进驻;以前这里是“掼砖坯的住草房”,如今农民脚踏楼梯步步高,小康生活乐淘淘;昔日小河上风雨飘摇的毛竹桥和狭窄的石条桥,已经换成了稳固安全的水泥桥,可以通行各种车辆;往日农舍上炊烟缭绕的旧景已难得一见,人们烧饭做菜用上了气、用上了电,延续了几千年的旧式“灶间”变成了使用各种家电的新式厨房;家用电器普及,电话机普及率达到每百人30部,自来水入户率100%,有线电视入户率98%以上,手机是人们必备的通讯工具,电脑也早成为多数家庭的普通用具。人们务农务工经商,多门路就业,多渠道挣钱,提高了生活水平,去年人均储蓄存款4.55万元;孩子们都能入学读书,学校教学设施完备,整齐的教室,标准的操场,优美的环境,使校园成了公园、花园;老年人能安享晚年,全镇养老保险覆盖率达到99.68%;那一片曾经使我望而生畏的南湖荡,现在成了全市瞩目的热土,正在进行的生态修复工程,将使它成为继尚湖、昆承湖后又一个休闲观光旅游区……说实话,我对尚湖镇没有深入的了解,但仅就我知道的这些令人信服的数据,以及零零星星的所见所闻,我也深信,尚湖镇那一片充满希望的热土,正发生着并继续发生着史无前例的巨变;那一片热土上的人们,正在创造着前人想都不敢想的伟大业绩,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尚湖镇已经形成雏形,它的前途一片光辉灿烂!
 
(获“我看尚湖新风貌”征文三等奖)